演员王智:不受刻板标准束缚 我比任何时候都洒脱

发布时间:2024-02-28 23:43:56 来源: sp20240228

  王智:不受刻板标准束缚 我比任何时候都洒脱【主演电影《好像也没那么热血沸腾》,讲述与“心青年”群体合作故事,称做演员要拿作品说话】

  今年的国庆档,演员王智处于极度忙碌的状态中,她和电影《好像也没那么热血沸腾》的伙伴们不停歇地工作,十多个城市连轴转地路演,只为了让更多观众关注到这部电影,能够进影院看看“心青年”(指心智障碍群体,包括孤独症、唐氏综合征等。他们是一群用心观察世界的孩子,只不过对于世界和社会的认知,没有跟上年龄的脚步;他们难以表达自己、也很难理解他人)的故事。

  “王智老师实在没有多余的档期和时间安排采访”。在新京报记者收到宣传方的回复后,本以为要遗憾错失这次采访,但没过多久,对方说,“王智还是想挤出时间多和大家聊聊”。

  眼前的王智,化了淡妆,没有成堆人的拥簇,落落大方,笑着跟大家道歉,“时间很紧张,但也要用尽全力谈谈会铭记一生的拍摄经历”。话语间,尽显温柔。“能拍这部电影,本身的意义大于其他一切,这是能给人带来正能量的一部作品,呼吁大家给需要帮助的群体更多善意。虽然拍摄特别难,但回响深厚,所以无论如何我也要把这么多场路演完成,希望有更多观众可以看到它。”

  第一次见面

  我们安静地待了很久

  当《好像也没那么热血沸腾》的剧本出现在王智面前时,她被打动了,她渴望接演乐光这个角色,她也清楚这次表演要面临不小的难度和挑战。到了片场,她却发现,自己预设的难度值太低了。那是她第一次与“心青年”见面,饰演乐光弟弟乐亮的“心青年”岳亮(一位孤独症患者)在来到剧组的第一天,一直低着头,不说话,拒绝和旁人的一切交流。王智通过观察发现岳亮特别喜欢吃零食,于是递给了对方一包锅巴,才逐渐缓解岳亮的紧张感。

  片中,王智饰演的乐光,是一家帮扶机构的负责人,也是一位“心青年”家属。为了更好地诠释角色,王智在拍摄前的两个月就专门去特教学校体验生活。她发现,如果丢不掉自己过往的表演模式和痕迹,就很难和“心青年”搭戏。在“心青年”面前她是绝对不能演的,甚至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演,“第一天和亮亮(岳亮)见面后,我发现必须安安静静地陪着他找到姐弟的那种感觉。以往拿到一个剧本,我会反复思考怎么塑造,怎么呈现。但这一次,我没法思考这些常规问题,而是要考虑如何启发这些孩子。”

  王智感动于整个剧组对“心青年”的付出,“可能外界认为我们可以选择职业演员来演这些孩子,这样成本更低,拍摄更顺畅,也有人提议把亮亮的台词全部拿掉。但我们都希望能给他们带来真正的关爱,让他们去证明‘自己是可以的’。所以我们达成了一致的想法,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也要陪着他们完成拍摄,这本来就是一件能给人能量的事情。”

  不一样的体验

  这些孩子值得被看到

  《好像也没那么热血沸腾》原计划拍摄期为两个月,最后足足拍了八个月。过程中,王智和几位“心青年”成了“家人”,她会在亮亮情绪波动时给对方安慰,鼓励这位弟弟。首映礼上,面对满场的观众,她会悄悄牵着亮亮的手,给对方十足的安全感,“这大概是我从影以来最难的角色,每一句台词和表演都要配合亮亮。最开始他一句台词也不会说,我要一句句地教,教完、引导完再演自己的戏,非常跳脱,甚至有些生硬。好在亮亮的妈妈给了我们很多的帮助,不管什么时候她都陪着孩子,做了很多工作。这些家长身上的那份坚韧,对孩子的不放弃,让我很多时候觉得只要能把戏完整地拍下来,就是一种胜利。”

  王智将这次拍摄称为“不一样的体验”,有过担忧、紧张,但更多的是关于爱的体验。她想告诉所有人,这是三位“心青年”人生的第一份工作。“这八个月,我们遇上了疫情、停工,片方顶着巨大的压力,但从来没有为了赶进度让谁走,压力再大也要陪着他们把戏拍完。”帅哥的扮演者“心青年”刘斯博,在过往因为不适应几度想离开片场,但慢慢爱上了这个剧组。在最后一场总决赛的场景拍完后,他似乎感觉到要结束了。不会表达的他在场地里不断踱步,他不想走,也不想离开这个地方,“我们完全不敢作告别,也不能让他知道电影拍完了。后来我们留下了联系方式,随时关心着彼此。有些电影真的是拍不完的。”王智说,《好像也没那么热血沸腾》似乎没有任何宣传噱头,有的只是一份真诚。“我希望这个世界能给这些孩子多一些善意,他们值得被看到,这部电影也能给逆境中的人勇气。”

  别在乎别人如何说

  重点在于自己要怎么做

  不可否认,今年对王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票房超过40亿的《流浪地球2》再次唤醒了观众记忆中的秋雅,很多人都说她逆袭、“翻红”,开始打听她这些年都在做什么。

  对王智来说,演员两个字是“不容娱乐”的。过去很多年,观众只能在作品和角色里看到她,从马永贞的妹妹白小碟(电视剧《马永贞》),到提名百花奖最佳女配角的秋雅(电影《夏洛特烦恼》),再到电影《流浪地球2》中勇敢、聪明、善良的韩朵朵……除了表演,她很少曝光自己,也难免被外界误会,“她的秋雅就是出道即巅峰了”,甚至还会用“沉寂”“消失”“不红”这些字眼形容她。但王智很清楚,应该如何在演员这份职业上享受每一天。问她要怎样应对低潮期和蛰伏期,她仔细想了想,说自己就没有低潮期,因为不拍戏的时候就会一直给自己充电,“这是精神愉悦的最佳方法,并不会因为没工作,就没有了能量。没戏约的时候,我可以健身让自己体质更完美,可以看电影、看书,让自己对影像和角色的理解变得更好。当一个角色来的时候,可以有底气和信心诠释、驾驭,也有了力量去承载。”王智笃信,不断充实提高自己是她一辈子的必修课,“真不是穿着戏服随随便便演一演就完了”,她无时无刻不在思考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演员,要给观众带来什么样的作品。

  她知道自己身处一个竞争激烈且嘈杂喧嚣的世界,很多人都会被外界的声音所影响。只有全身心想着怎么把作品做好,注意力自然而然就不会放在“别人如何说”上,而是放在“自己怎么做”上。“这么多年我的目标一直很明确,对任何一个角色都要耐心修炼,没工作的时候不是说我就放弃这一行了,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功课。我一直相信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当你把自己变得更好时,就可以撑得住这个机会。我很感激现在这个时代,资讯、网络这么发达,你准备着,总会有伯乐有慧眼,给你机会。”

  人就一辈子

  干吗不做自己喜欢的事

  电影《流浪地球2》中饰演刘培强的吴京,习惯叫王智“智哥”。“‘智哥’是真的能打,以前我打人,现在王智打我。她一打,我大腿这儿青了七天。”电影中,两人一见面,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就将吴京掀翻在地。这也归功于王智从小习武的经历,四年武术、六年舞蹈,直到现在,一有时间她就会训练。她认为,任何一个门道都需要不断地进步,学会坚韧、豁达,“事实上,我觉得自己比起‘京哥’(吴京)还差很远,他太敬业了,拍摄始终坚持‘真上’。记得拍摄时,我穿的那双鞋特别沉,一踢下去他肯定吃不消。我们完全可以借位拍摄,但他坚持要求真踢,我踢了几次他都没吱声,包括我抓他头发摔他那几次,他是真的配合我的动作把自己往下砸。我看到了一个敬业演员的魅力和实力。”

  王智也不止一次提到,剧组、片场是她最喜欢的地方,她觉得在那里自己是极其专注的,而且她很幸运,在片场可以找到很多志同道合的“战友”,能感受到电影人彼此的惺惺相惜,以及想将电影拍好的信念。她说自己痴迷于那份创作激情,因为热情的冲动可以给她带来无限的创作力量:“干我们这行,如果没有精气神的支撑,真的很难坚持,有时为了一个镜头,可以没日没夜地拍。电影能够给我带来的就是精神力量,无论哪个阶段、哪个时期,那些作品都能让我吸收能量,我也希望能把这份能量传递给观众。”

  尽管已经到了不惑之年,但王智说现在的自己比任何一个阶段都洒脱,别人恒定成功的刻板标准并没有将她束缚,“我觉得人就这么一辈子,为什么不做自己喜欢的事?每个人对成功的定义不一样,我选择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做一个好演员,输出好作品,我也只需要给大家看作品就行了,其他的没有必要解释说明。当你真的很爱这份职业的时候,就会心无旁骛,无所杂念。”

  对 话

  王智 这辈子一定要为自己而活

  新京报:你一向洒脱,也做到了极致的真实,但很多人认为在娱乐圈生存是需要面具或遮掩的。

  王智:要清楚一件事情:这辈子一定要为自己而活。每个人都想活得轻松,总自我修饰多累啊!人生没有那么多时间,我只希望放在我想要专注、热爱的事情上。毕竟我是个演员,要拿角色、作品说话,但生活是生活,如果不能保持本真,活得就太累了。

  新京报:但避免不了的是你会被人拿来讨论。

  王智:如今的网络时代似乎越来越规范了,大家释放的善意也越来越多,很多时候恶评或谩骂都是极少数的。所以做好自己,其他随缘。我相信当你做得越来越好的时候,观众自然而然就会鼓励认可你,并且我们也没办法控制别人如何评价。那些负面的、谩骂的,你也不知道他们出于什么心理,所以爱说什么说什么,毕竟这些(言论)也伤不了我,因为我心里明白不是那样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付出了多少,是对是错,心里清楚,不需要别人来评价。

  新京报:路演的时候,你有提到和沈腾这么多年都没再合作,会推进这件事情吗?

  王智:平时大家都忙于自己的工作,有联络但不太多。虽然没有经常聚在一起,但心里都有对彼此的认可,他们特别会照顾人,只要你一句话,第一时间都会来到你的身边,这真是我在这个行业里收获到的最真挚的情谊。

  新京报:都说今年是演员王智很关键的一年,年初有《流浪地球2》,现在有《好像也没那么热血沸腾》,作为演员,是否找回了兴奋感?

  王智:我非常感恩能在这个阶段遇到这几个好角色和好作品,人生能有几次?所以不管结果如何,就算最后的收获没有想象中好,我也不后悔参与这部作品。因为这几个剧组,都是一群爱电影并且不顾一切的创作者。就个人来说,我最想实现的还是出演让观众叫好的作品,如果说未来我没有被邀请,也希望自己有机会创作。当然这件事我也在慢慢摸索、成长。

  新京报:是指做导演或编剧之类的工作吗?

  王智:人生应该充满探索,拓展自己很多的可能性。

  B02-B03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新京报》2023年10月26日B02-B03版 【编辑:刘星辰】

田中窯,葉志誠,台灣工藝之家,彰化縣田中鎮,田中窯創意園區,2016台灣蜀藝節

彰化縣田中鎮境內有條登山步道,除此之外有一位台灣工藝之家-葉志誠所經營的『田中窯』,葉志誠及許惠卿一手創立起來;『田中窯的柴窯空間在台灣位居前三名, 而柴窯是用來燒製葉志誠的創作品,電窯和瓦斯窯則是他『培育種子人才的窯燒』;這也是『田中窯』的由來。
葉志誠認為培育下一代對陶藝的喜好比他個人一直從事創作來得重要。
種子要在田裡才能發芽,『田中窯』是培養種子的地方, 它隨時為喜愛陶藝的人打開大門,只要對陶藝有與趣,葉志誠的『田中窯』是無限寬廣的。




葉志誠的創作多樣化,他的作品最小的比一元銅板還小,最大的可至兩層樓房高,巨大的作品需要以組合的方式完成,其中的「稜角」接合是作品完美與否的關鍵, 葉志誠時常接這種大型工程,並且獲得客戶的肯定。

葉志誠讀的是陶藝科,高中畢業後考上景觀設計系,他熱愛陶藝,在求學過程中是以愉悅的心情態度學習,之後投入陶藝景觀設計,葉志誠說景觀設計是供他生活所需,而個人創作才是他的靈性生活,所以他的作品多樣化,從小小的茶杯到大型陶器都是他的創作範圍。

2016台灣蜀藝節,即將在田中窯創意園區開幕;目前為試營運前間;歡迎前來參觀

活動內容..【點選開啟】




Copyright © 2011 | | 聯絡人:

電話: |   :    共有人訪問本站 |

Free Sitemap Gen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