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忠诚担当 护万家灯火(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

发布时间:2023-12-01 01:15:41 来源: sp20231201

  编者按:烈火中,他们冲锋在前;灾难时,他们托举生命。我们常看见他们被浓烟熏黑的脸颊,看见他们吃到一半不得不放下的碗筷,看见他们不顾危险毅然逆行的背影……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长期以来,消防队伍作为同老百姓贴得最近、联系最紧的队伍,有警必出、闻警即动,奋战在人民群众最需要的地方,特别是在重大灾害事故面前,你们不畏艰险、冲锋在前,作出了突出贡献。”

  没有生来勇敢,只是选择无畏。近年来,消防队员们在履行灭火救援职责的基础上,承担起各类灾害事故的应对处置任务,为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全国消防宣传月之际,记者走进消防站所,体验消防队员的日常工作、生活,展现他们鲜为人知的酸甜苦辣。

  

  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森林消防支队——

  筑牢莽莽青山的防火屏障

  本报记者  张  驰

  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森林消防支队(以下简称“大理支队”)组建于1995年,作为国家应急救援专业队伍,在森林和草原火灾扑救、特种灾害救援等综合性应急救援任务中发挥重要作用,是一支全域机动、快速反应的综合救援力量。近日,记者走进大理支队,体验森林消防员的一天。

  体能是作战的基础,也是备战的重点

  邢伟是大理支队下属大理中队的队长,个子不高却很精神。“今天我们的任务是携装巡护和增湿作业,来体验一下?”邢伟对记者说。

  消防运兵车拐上一条乡间小路,停在树林边缘。同行的22名消防员身着防火服,背上风力灭火机等装备,向山上进发。“携装巡护的目的,一是宣传防火,二是踏查地形地貌,并穿插一些实地训练。”邢伟边走边说。

  露水打湿山路,爬起来泥泞湿滑。连续的上坡路,让记者气喘吁吁,汗水顺着脖颈往下淌。但抬头一看,亮橙色的队伍很快消失在树丛掩映中。

  对森林消防员而言,体能是作战的基础,也是备战的重点。“在野外,寻找火线很耗体力。”邢伟说,实战中,消防员需要身着厚重的防护装备,携带至少20公斤的灭火器具和补给。

  负重跑步、器械和力量训练、200米灭火障碍、进山入林拉练……在日常训练中,邢伟对自己和队员十分严格,达不到标准就加练,推迟吃饭是常事。擦了擦脸上的汗,邢伟说:“练得扎实,上到火场才能保护自己和队友,也让家里人放心。”

  改革转制后,森林消防队伍的职能从单一的森林防灭火转变为“全灾种、大应急、全域机动”综合救援。除体能训练外,大理支队还针对地震、山岳、水域等综合救援任务,设置高空绳索、搜救破拆等50余个技能训练课目,不断提高队伍综合救援能力。

  “打火”需要战略战术,也需要坚定的信念

  终于爬到半山腰。消防员在显眼的位置挂起防火宣传标语,并找到两个消防栓作为水源,对树木开展增湿作业。

  “在云南打火(即救火),有就近水源的情况很少。”看着战士们的动作,邢伟说,大多数时候,扑灭火灾只能靠背来的风力灭火机等设备。

  班长吴文清给记者演示了一遍森林火灾扑救的标准动作:手持风筒,对准燃烧物底部快速挥动,把可燃物吹散。做动作时,吴班长的脸侧到一边,身子倾斜约45度。“为啥要斜着身?”记者不解。“因为太烤了,要护着脸不被烫伤。”邢伟说,浓烟呛鼻、高温炙烤脸颊,大火烧过的草木灰蹭到身上、浑身漆黑,都是常态。

  不同于城市火灾,森林火灾扑救受自然环境影响更大,也更需要依靠经验判断,注意火势变化。“救火不能靠蛮干,我们讲究科学的战略战术,把握最佳时段、最佳地段、最佳手段。”大理中队指导员满东飞说。

  除战略战术外,信念在火场上也十分重要。2021年,大理支队直属中队队长和涛增援丽江玉龙森林火灾扑救任务,战斗持续了八天七夜。当时和涛的膝盖积液严重,肿得像馒头一样,却一直坚持冲在中队最前面。“指挥员顶在前面,队伍就不会散。”和涛说。

  增援重庆森林火灾扑救,参与漾濞地震、洱源泥石流、苍山失联人员搜救等综合救援……建队28年来,大理支队累计完成580余起森林火灾扑救、40余次抗震抗洪等综合救援任务。

  尽职护卫平安,尽责护好战友

  下山的路上,邢伟聊起他们的日常。“多数时候还是备战和日常执勤。”邢伟说。

  设立防火宣传点、组织收缴火种、开展携装巡护及无人机空中巡护……每逢节假日,云南森林消防队伍始终坚守岗位。2023年春节期间,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2800余名指战员全时在岗,为群众过节筑起“平安线”。

  采访期间,记者感受到消防员之间深厚的情谊。

  在一次苍山失联人员搜救任务中,和涛带领9名队员夜间进入苍山峡谷。“坡又陡又滑,加上下雨,我们浑身湿透,很可能失温。云雾遮挡信号,我举着卫星电话的手一直在抖,心里也在抖。”和涛说,他从没经历过那样透骨的冷,也从未如此担心能不能带队友走出去。幸运的是,凌晨2点多,他们发现一个不到两米宽的小山洞,10个人挤在一起取暖,直到天亮。

  “我永远忘不了在山洞的那个夜晚。”和涛说,没有战友的互相支撑,那一晚的状况难以想象。

  傍晚,走出大理支队,回想起训练场上那群身穿“火焰蓝”的森林消防员,相信在他们的守护下,莽莽青山应无恙。

  

  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宝塔消防救援站——

  做好“红军传人、人民卫士”

  本报记者  原韬雄

  来到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南河路的宝塔消防救援站(以下简称“宝塔站”),写着“红军传人、人民卫士”8个大字的牌匾首先映入眼帘。

  “每一位新人入队,首先看到的就是这8个字。”宝塔站政治指导员裴文博介绍。2010年,延安大砭沟石窑院遭遇山洪,宝塔站的战士们奋力救灾抢险。灾后,村民敲锣打鼓,为宝塔站送来了这块沉甸甸的牌匾。

  50年来,宝塔站先后获得各级荣誉230余项,今年被中央宣传部、应急管理部命名为“最美应急管理工作者”。

  爱岗精武

  淬炼过硬本领

  每天清晨,宝塔站的消防员都会身着蓝色作训服在体育场进行体能训练。先是背上十几斤重的空气呼吸器进行5公里负重长跑,再穿上30多斤重的全套灭火防护服进行百米负重冲刺……

  “我们每周的训练课目都会进行更新调整,不仅有基本的体能、爆发力训练,还有高空绳索救援、单兵真火抢险等技术训练。”消防员高宝宝说。

  今年是宝塔站二班班长王亮亮当消防员的第十二个年头,过去的11年,他每年都会被选拔参加省里的考核比武。而在宝塔站,他还有一位“好对手”张强。有一回,二人比拼两分钟限时“单杠卷身上”课目,计数完毕,两人完成的数量一模一样。王亮亮乐道:“这真是棋逢对手!”

  针对辖区内石化企业多的情况,宝塔站还组织学习石化企业危化品理化性质、工艺流程及处置对策,收集废旧法兰等老旧设备,制作不规则破口,苦练堵漏排险技术。

  消防车从接警到出库的要求白天是45秒,晚上1分钟。近年来,宝塔站在“一短三快”方面勤思善用,改进革新,现在出警速度已经压缩到了30多秒。

  真情守护

  赢得百姓信任

  2021年4月,包茂高速延安段枣园隧道内,一辆满载21吨液化天然气的槽罐车发生车祸,气相液相阀门断裂,车辆四周布满雾状液化天然气,只要有一点火星,就将形成相当于4吨TNT炸药的爆炸,而几十辆车正堵在隧道内,如果处置不当,后果不堪设想。

  这样危险的任务,必须有丰富经验的消防员才能胜任。“其他人原地待命,我们进去!”在场的指挥员裴文博和王亮亮当仁不让。走进洞口时,裴文博拍了拍王亮亮,“怕不怕?”“不怕!”王亮亮说,“其实哪能不怕呢?这可是关乎群众的安全啊!”但一抱起水枪,王亮亮就定住了神。

  在转移车辆的过程中,二人一步步紧跟车辆,在两侧用雾状水稀释天然气。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作业,事故车辆终于被拖到安全地带。

  敢打必胜,宝塔站的战士们化解了一次又一次险情。建站以来,宝塔站共接警出动1.25万次,抢救被困人员3200余人。

  战时是攻坚组、突击队,平时是服务队、宣传队。一次下乡的消防知识宣传,让宝塔站的队员们与王世梓老人结下了不解之缘。队员们了解到他是五保户,生活比较困难,便经常去探望,帮他做一些收玉米、送干柴等力所能及的事情。王世梓动情地说:“他们啊,比子女还亲!”

  钻研好学

  提升实战技巧

  今年年底就将退休的一级消防长张保愿,在宝塔站一干就是30年。

  他虽然只有高中学历,却是个有心人。他最爱钻研的就是修车,除了学手册、翻资料,还爱往修车厂里跑,靠实践摸索练就一身本领。有一回,张保愿代表支队参加省上的大比武,就在比赛前两个小时,参赛的消防车突然不能正常出水。“几个月,白练了!”同志们急得跺脚。张保愿让大家别慌,他仔细检查管道堵点,找来一支牙刷,将锈点刷开,终于有惊无险地完成了比赛。

  学习和创新,是宝塔站的好风气。目前全站32人考取了绳索教员、舟艇驾驶员、无人机飞手、职业体能师等证书,全员获得中国红十字会救护员资质。宝塔站向着职业化、专业化、正规化的目标不断迈进。

  针对辖区内高层建筑火灾扑救难度大的问题,宝塔站先后研发了高层水带铺设保护器、高位屏风水枪等器材装备;宝塔区革命旧址密集,宝塔站提出“像保护眼睛一样保卫红色旧址”,建立“一址一策一演练”精准化响应机制……

  “我们所面临的灾情越来越多元化,只有不断学习强化业务本领,才能锻造一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队伍,守护好一方百姓的平安。”宝塔站站长孙帅征说。

  《 人民日报 》( 2023年11月20日 10 版)

(责编:卫嘉、白宇)
田中窯,葉志誠,台灣工藝之家,彰化縣田中鎮,田中窯創意園區,2016台灣蜀藝節

彰化縣田中鎮境內有條登山步道,除此之外有一位台灣工藝之家-葉志誠所經營的『田中窯』,葉志誠及許惠卿一手創立起來;『田中窯的柴窯空間在台灣位居前三名, 而柴窯是用來燒製葉志誠的創作品,電窯和瓦斯窯則是他『培育種子人才的窯燒』;這也是『田中窯』的由來。
葉志誠認為培育下一代對陶藝的喜好比他個人一直從事創作來得重要。
種子要在田裡才能發芽,『田中窯』是培養種子的地方, 它隨時為喜愛陶藝的人打開大門,只要對陶藝有與趣,葉志誠的『田中窯』是無限寬廣的。




葉志誠的創作多樣化,他的作品最小的比一元銅板還小,最大的可至兩層樓房高,巨大的作品需要以組合的方式完成,其中的「稜角」接合是作品完美與否的關鍵, 葉志誠時常接這種大型工程,並且獲得客戶的肯定。

葉志誠讀的是陶藝科,高中畢業後考上景觀設計系,他熱愛陶藝,在求學過程中是以愉悅的心情態度學習,之後投入陶藝景觀設計,葉志誠說景觀設計是供他生活所需,而個人創作才是他的靈性生活,所以他的作品多樣化,從小小的茶杯到大型陶器都是他的創作範圍。

2016台灣蜀藝節,即將在田中窯創意園區開幕;目前為試營運前間;歡迎前來參觀

活動內容..【點選開啟】




Copyright © 2011 | | 聯絡人:

電話: |   :    共有人訪問本站 |

Free Sitemap Generator